十日谈 | 我和我们的老照片

十日谈 | 我和我们的老照片飞入寻常百姓家
来源:新民晚报   作者:晓雁   2021-12-07 17:55:13

“晓雁啊,你怎么还不退休?我们啥时候可以再聚聚啊!”高中闺蜜四人群一直有闺蜜在呼唤我。已经好久没有在一起聚餐,一起出游了。

记得2014年在小琦家郊野的别墅里唱过歌、打过牌、吃过西餐;2015年,我们一起在延安路上的“俏江南”聚过餐;2016年,在上海大厦吃了英式下午茶,外白渡桥上留下阵阵笑声的同时也留下了“不老的倩影”; 2017年,参加了顺顺女儿在浦东一个会所举行的梦幻婚礼,我们都不约而同穿了旗袍;2018年,在“日月光”吃了“小辉哥”火锅,逛了滨江大道……

每次聚会我们都会合影,大都是用手机,还会比较“苹果”“华为”哪个适合白天哪个适合拍夜景。李绚是公务员,还是摄影协会的会员,那次在外白渡桥给我们拍了好多专业水准的照片。因为她的专业,我这个一直喜欢在朋友圈嘚瑟自己用手机的“随手拍”在她面前“黯然失色”。好在李绚情商很高,一直夸我水平不低,有一次居然点评“你这张怎么拍的?”我回复“用手机的人像模式。”她说:“书拍出来垂直的,跟后面的竖线条呼应,很舒服。”说得我再看看果然是这么讲究的。

可能是因为她的“专业性”,当我在群里喊出“谁有我们四个的老照片”时,顺顺发过来的是我们这几年的聚餐彩色合影,而李绚说:我有,明天发群里。

第二天,群里接二连三地出现黑白“老照片”,我的记忆“打开了闸门”:这是我刚进大学时和同学在虹口公园(现为鲁迅公园)拍照,一位游园的老先生教我们如何“二次曝光”拍摄的“孪生姐妹”照;这是我穿着有笔挺裤线的西裤,身披西装,手拿杂志站在复兴公园水池边,现在看来有点像“地下党接头”的照片。还看到了好几张四人合影黑白照片:在公园的花窗背后齐刷刷探出头来的照片;戴“蛤蟆镜”的照片,居然还有每个人穿衬衫打领带的照片,太搞笑了。小琦说那是她“偷”来的她爸爸的领带。我问了一句这些是不是都是你那个谁谁谁帮我们拍的吧。她说是的。顺顺说下次请他再给我们拍。小琦说:他肯定没这个机会了。

呵呵,这个“他”是小琦的“好友”,也是我们高中的同班同学,一位戴眼镜文绉绉的“数学天才”。小琦会芭蕾会画画,是个“文青”,某同学是理科男,经常放学去小琦家一起做作业,当然我们四个的很多“业余活动”他也是一呼就应。后来听说他大学毕业去深圳发展了,当然小琦也和一位青年才俊结婚,事业有成,家庭美满。

现在我们都已经到了“大妈”的年纪,好在身材都还没走形,看到那些青涩的照片,就想抓紧再多拍点照片,等以后再回看,那些黑白照片就成了“老老老照片”了。(晓雁)

编辑:郭影

看评论

推荐阅读

百度